文章详情

鸿星尔克一天掉粉一万多,不能全怪“野蛮”消费者变了心

家居考试培训网 2021-12-09 19 次

在“郑州暴雨”发生后,鸿星尔克宣布通过郑州慈善总会、壹基金紧急捐赠5000万元物资。这一举动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,“感觉你都要倒闭了,还捐这么多......”

随后,网友自发购买鸿星尔克的产品,声称不能让鸿星尔克吃亏。一时间,关于鸿星尔克“破产式捐款”的话题霸屏网络,网友纷纷到直播间下单以示支持。

当日,鸿星尔克直接打破多项纪录:销量猛翻52倍,总销售额超2200万元,许多产品一度脱销。隔天,许多消费者赶到鸿星尔克实体店打卡支持,甚至出现“男子买500付1000拔腿就跑”、“连模特身上的衣服也被扒光”等野性消费行为。

连鸿星尔克董事长吴荣照都不得不亲自下场,呼吁网友们“理性消费”。

如今,距鸿星尔克破产式捐款已经时隔100天,门店线下人流量已大幅减少。不少店员告诉记者,目前店中客流量较七八月份的高峰期已恢复正常,除却少数鞋子断码外,货品齐全。

此外,热度过后,鸿星尔克线上平台的粉丝量也直线下降。飞瓜数据显示,截至发稿,鸿星尔克抖音平台粉丝量为1455.6万,近一个月增量为-26.9万,几乎每天掉近一万粉。

以10月31日和11月1日两天为例,“鸿星尔克品牌官方旗舰”抖音号分别掉粉8568人和6167人,月内仅10月11日山西暴雨捐款当天,其新增1192个粉丝。除了上述账号,抖音认证为鸿星尔克总裁的“鸿星尔克吴荣照”抖音号近30天内增量也为负数,掉粉20.9万。

此外,鸿星尔克快手平台粉丝量为374.8万,近一个月增量为-5.3万,几乎平均每天掉2000粉。以10月31日和11月1日两天为例,分别掉粉1900人和1600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有过粉丝“野性消费”的时刻,但当下,鸿星尔克粉丝的变现率普遍不高。抖音粉丝量为1455.6万的鸿星尔克品牌官方旗舰店,近一个月内55场直播销售额为1294.1万元,人均贡献0.88元。其中近7天因为有“双十一”的加持,鸿星尔克抖音直播间10场直播销售额破500万元。

消费者对鸿星尔克破产式捐款的“心疼”,引发了阶段性的非理性消费。从数据来看,目前消费者对鸿星尔克的热情已趋于理性。

鸿星尔克遭遇过山车一样的市场反应,背后说明了什么?是因为这届粉丝太善变,还是因为产品和品牌本身的吸引力和持续营销的能力欠缺?

1、鸿星尔克的崛起与失误

2000年,吴荣光与父亲共同创办鸿星尔克,搭上晋江创业潮的末班车,随即又赶上“电视广告+明星代言”的宣传潮。当时的安踏签下奥运冠军孔令辉,使其营收翻了十倍,突破3亿元。其他品牌纷纷效仿,特步请谢霆锋,贵人鸟请刘德华,德尔惠请周杰伦......

2001年,名不见经传的鸿星尔克请来“山鸡哥”陈小春为品牌代言。当时,陈小春靠着《古惑仔》《鹿鼎记》《神啊救救我》《算你狠》等作品,红遍大江南北。又酷又叛逆的陈小春,成为年轻人潮流的风向标,鸿星尔克也摇身一变成了当时的“潮鞋”,品牌知名度一跃而起。

除了扎堆请明星代言,为了布局相关细分领域,强化自身定位,赞助体育赛事也成了兵家必争之地。1991年匹克赞助八一篮球队夺冠,从此成为国产篮球鞋的先锋。

2007年,鸿星尔克选择了网球领域,赞助多项顶级赛事,一度跃升为“中国网球服饰第一品牌”。赞助体育赛事的商业价值显而易见,2006年鸿星尔克营收还是14亿元,2007年就达到20亿元。

依托代言人和电视广告,鸿星尔克“To be No.1”的口号几乎人尽皆知。

2004年,鸿星尔克营收达到6.7亿元,是当时安踏的两倍。2005年,鸿星尔克在新加坡成功上市,发行股票1.20亿股,每股发行价0.40新币,共募集资金4800万新币,折合人民币约2亿元,成为国内最早在海外上市的运动品牌。随后,安踏、361°、匹克等品牌也相继在香港上市......

到了2008年,在奥运会的刺激下,中国体育用品行业规模达到1039亿,鸿星尔克扩张到7000家门店,比阿迪多出3000家。

运动品牌们被眼前的繁荣景象迷了眼,盲目地扩张门店、制造库存,也为接下来的大溃败埋下了种子。

在奥运期间盲目扩张带来的库存积压,拖垮了包括鸿星尔克在内的一众国产品牌。再加之过度扩张、选址不当、管理不善等问题,在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后,国货们陷入了一场非常严重的库存危机。当年有人预测,即使晋江停产,库存的鞋子还能卖3年。

2、为什么产品吸引力不足?

在这次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之中,鸿星尔克内在“基本功”的缺失暴露无遗。

据媒体报道,一位抖音粉丝表示:平时作品评论区有吐槽鸿星尔克款式老旧和质量不行的,也有粉丝觉得广告创意不够新颖。还有人表示:此前关注鸿星尔克是在捐款期间,抱着好奇的心态来刷直播间有趣的评论,“但发现一些款式不太吸引自己,相比其他的大牌溢价空间有限,就没有消费。”

也有消费者表示会继续支持鸿星尔克,“鞋子不像食物一样需要频繁购买,之前买过鞋子后,短时间不需要再买,但以后会优先考虑鸿星尔克。”

鸿星尔克董事长吴荣照也意识到了鸿星尔克质量方面的缺陷,试图树立起品牌的质量口碑。有网友在他账号下反映“有人说奇弹系列有扎脚的地方”,吴荣照回复“有扎脚我是不能忍受的”,并表示“要向他致歉并给他解决售后问题”。

在鸿星尔克因捐款出圈时,便有网友在支持同时,提出对产品设计和质量上改进的建议。彼时,吴荣照也在回复网友时称,此前鸿星尔克一直追求穿着体验,未来会在设计上多下功夫。

很多人说,想出一份力,但是翻遍整个店铺都找不到想买的东西。那些吹捧的话语,大多是“质量好到十年都穿不烂”,却鲜少有夸设计好看的。如果光从鸿星尔克产品本身来看,是缺乏吸引力的,这也是最致命的一点。

在产品研发这块的投入,耐克和阿迪一直维持在5%-10%。反观鸿星尔克,2008年因库存危机研发投入1000万,仅占营收的0.3%,2015年有所重视占比达到4.8%,2016年又回落至2.7%,从2017年起,鸿星尔克不再对外公示这项指标。

产品设计也是国产运动鞋的普遍痛点,想不出好看的鞋型,很多品牌就选择模仿。森马2019新款韩版休闲运动鞋与阿迪的yeezy500一模一样;安踏被指从AJ1抄到AJ6;鸿星尔克的“奇弹”系列也被认为抄袭。

3、品牌感知与粉丝运营

10月29日,鸿星尔克发微博宣布,将联合陈小春拍摄国风大片《一人之下》。这也是时隔二十年,鸿星尔克第二次签下陈小春。

笔者认为,作为港星,陈小春在大众心目中始终都是一个“古惑仔”的形象,这样的标签十分鲜明而且根深蒂固。所以鸿星尔克选择陈小春作为形象代言人,有失偏颇。运动品牌本身需要打造阳光,向上,积极正能量的品牌价值观,但陈小春与这几个关键词的关联度似乎并不是很大。

另外,如何做好粉丝运营,其实不仅仅是鸿星尔克需要精益求精的难题,很多传统品牌在社群搭建、粉丝运营这一板块并不熟稔。

关于粉丝运营,笔者认为,需要从本质上去理解它。粉丝运营的本质到底是什么?笔者在《从元气森林到鸿星尔克,冲上热搜之后的空虚寂寞冷》一文中指出,品牌与粉丝之间最关键的衡量要素是“粘性”。

在此,笔者想再次详述一下,什么是粘性?

2009年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财经畅销书叫《未来是湿的:无组织的组织力量》。副标题“无组织的组织力量”,其中的无组织指的就是粉丝群体,或者叫社群。粉丝们是自发地因为品牌、产品、事件或者某个人而围拢过来的,所以是无组织的、自发的。但是,这些粉丝们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有共同认可的人或事,让他们对核心的产品或者品牌具有一致的行动,这似乎又成为一种“有组织的力量”。

作者克莱·舍基在书中说到:

工业化时代,在本质上是干巴巴的,用启蒙运动的术语,这叫祛魅(放弃了对神秘性的崇拜)。工业化好比一台烘干机,将社会关系中一切带有人情味的东西烘干,然后用原子式契约将个体联系起来。我们把烘干的社会关系,称为组织。每个生命体,一旦脱离了组织,就会感到惶惶不可终日。活的东西,反而要将就死的东西。

而未来在本质上是湿乎乎的。当人们把组织像衣服一样脱掉时发现,人与人之间可以凭一种魅力相互吸引,相互组合。凭感情、缘分、兴趣快速聚散,而不是像机关、工厂那样“天长地久”地靠正式制度强制待在一起。

人人与人民的不同就在于,人人是一个个具体的、感性的、当下的、多元化的人;他们之间的组织是一种基于话语的、临时的、短期的当下组合,而不是一种长期契约。

关于强化粉丝的粘性和归属感,笔者有四点建议仅供参考:

1、“主张”独特:给粉丝带来充分的精神满足和价值认同感,让粉丝产生“我的品格、审美或者价值观是独一无二的”感受。

这一点,无论是苹果、华为还是小米都做到了,给用户带来了截然不同的文化体验,苹果足以让用户获得炫耀的资本,而华为紧密关联着爱国,小米则在于年轻时尚、为发烧而生。

版权免责申明

版权声明:若无特殊注明,本文皆为《 家居考试培训网 》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
本文链接:鸿星尔克一天掉粉一万多,不能全怪“野蛮”消费者变了心 http://www.zj-jiaju.cn/article/59342c4ed13efd0524d97efd.html
文章分享